总是晕车、晕船、晕机,我到底怎么了?

在游乐场里,我们常常会深刻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的人从惊险无比的过山车上下来依然能谈笑风生,而有的人坐个旋转木马都会晕头转向、跪地不起。

图片来源:PxHere

这一虚弱群体,在医学上叫做晕动症患者。

晕动症源于“运动信息”的冲突

晕动症,是由于摇摆、颠簸、旋转等所致的各种不适症状的统称,具体可以表现为晕车、晕船、晕机甚至是晕娱乐器械。

出现晕动症主要是由于身体不同部位传递给大脑的“运动信息”有冲突。大脑对人体运动状态的估计主要是靠前庭器官、体感以及视觉。当人主动运动时,来自三方面的运动信息通常是一致的,但被动运动时,这三种感知反馈给大脑的信息就可能出现冲突,从而引发晕动症。

人内耳中的前庭器官。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打个比方,当我们坐在封闭的车厢内,视觉和身体上我们是静止的,而前庭器官的空间感知能力却告诉大脑,我们在飞速运动。又或者在观看一个快速移动的物体时,身体和前庭器官显示我们是静止的,但视觉上却又是运动的。在这些类似的情况中,大脑就会陷入困惑,产生晕动症状。

虽然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为什么这种冲突会造成晕动症,不过医学界普遍认为,晕动症可能和前庭器官过度敏感有关。前庭器官过度敏感的人,由于空间感知能力更好,所以更加容易患上晕动症。

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晕动症患者

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过晕车的体验。头晕、恶心往往只是前奏曲;面色苍白、冷汗直冒是常见的症状;严重的时候还会呕吐、晕厥,甚至有可能出现电解质紊乱。

晕车。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在路况不好,或者频繁刹车的情况下,晕车症状会加重。在这种情况下,平常不晕车的人也可能会晕车。其他交通工具造成的晕动症状,不尽相同。

晕动病的发生率取决于具体情况。有研究分别统计了不同交通方式下晕动症的发病情况,结果发现:

海上的乘客,有29%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晕船症状,并有7%的人会呕吐;

飞机上的乘客,有24%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晕机反应;并有0.5%的人会呕吐;

公共汽车上的乘客,更是有41%的人有晕车反应,并有2%的人会呕吐。

事实上,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患晕动症的人,另一种是将要患晕动症的人。毕竟只要摇摆、颠簸得够剧烈,谁都有可能患上晕动症。其中,遗传因素、性别、年龄等也会影响晕动症的发生,比如女性通常比男性更容易患晕车。

不过除了体质问题,晕动症还有其他诱因,比如吃油腻的食物、环境密闭不通风等。

如何防治晕动症

说起晕动症的预防,有各种各样的土办法,不过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些比较可靠的方法。

根据晕动症的原理,预防晕动症主要是减轻视觉和感觉上的冲突感,并防止呕吐。想要减轻视觉和感觉上的冲突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个好座位常常是可行、有效的办法:

1. 坐船的时候,尽量选择船底层的、靠近船头或船中央的位子。

2. 坐飞机的时候,尽量选择靠机翼前侧的位子。

3. 坐火车的时候,尽量选择车头、面向前方并靠近窗户的位子。

4. 坐汽车的时候,可以自己开车,或选择靠前的位置。

同时还要注意不要阅读,也不要一直盯着车外呼啸而过的各种景物。保持眺望远方,让你的大脑少些困惑。

图片来源:livescience.com

预防呕吐,有如下办法:

1. 坐车前不吃或少吃油腻或气味过重的食物;

2. 不吸烟喝酒;

3. 条件允许的话,注意通风。

如果你是每次坐车必晕的人或者已经被晕车打倒了,还可以使用一些药物来缓解症状,比如茶苯海明。症状非常严重的话,还可以寻求医生的帮助,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抗胆碱药等。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有的晕车药不可与感冒药、过敏药、鼻炎药、镇静药等并用, 或者含有某些易过敏成分;还有的晕车药有适用人群,所以使用每种药物的时候应仔细阅读药物说明书的使用方法和禁忌。(编辑:黎小球)

参考文献

  1. Benson, Alan J. (2002). “Motion Sickness”. In Kent B. Pandoff; Robert E. Burr. Medical Aspects of Harsh Environments (PDF). 2. Washington, D.C.: Borden Institute. pp. 1048–1083. ISBN 978-0-16-051184-4. Retrieved 27 Mar 2017.
  2. Barnas, Gary P. (24 January 2005). “Motion Sickness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Healthlink.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10 June 2008. Retrieved 22 December 2017.
  3. Lawson, B. D. (2014). Motion sickness symptomatology and origins. Handbook of Virtual Environments: Design, Implementation, and Applications, 531-599.
  4. Ebenholtz SM, Cohen MM, Linder BJ (November 1994). “The possible role of nystagmus in motion sickness: a hypothesis”. Aviat Space Environ Med. 65 (11): 1032–5.
  5. Hromatka BS, Tung JY, Kiefer AK, Do CB, Hinds DA, Eriksson N (May 2015). “Genetic variants associated with motion sickness point to roles for inner ear development, neurological processes and glucose homeostasis”. Hum. Mol. Genet. 24 (9): 2700–8.
  6. 彭丽君,余汉华.抗晕动症药物药理研究进展[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04,02:47-48.
  7. Mayo Clinic Staff. Motion sickness: First aid[EB/OL]. https://www.mayoclinic.org/first-aid/first-aid-motion-sickness/basics/art-20056697.2017
  8. Lawther A, Griffin MJ. A survey of the occurrence of motion sickness amongst passengers at sea. Aviat Space Environ Med 1988; 59:399.
  9. Turner M, Griffin MJ. Motion sickness in public road transport: passenger behavior and susceptibility. Ergonomics 1999; 42:444.
  10. Turner M, Griffin MJ, Holland I. Airsickness and aircraft motion during short-haul flights. Aviat Space Environ Med 2000; 71:118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