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拉布拉多就是圆寸版金毛吗?

狗是分品种的,这对于狗主人来说当然往往非常明确,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管它是啥,紧着毛球乱撸就好了。

比如我家有一只柴犬,起初遛狗的时候总是需要跟上来蹭狗撸的大叔大婶解释这是柴犬,不是 土狗 / 大黄狗 / 田园犬 。现在不用了,小区遇到大爷,一开口就知道是老江湖:“这狗叫秋田吧?日本的。”我回复:“对。”因为在你的眼里它们分别是柴犬、秋田、金毛、拉布拉多、阿拉斯加、哈士奇、德牧,但在别人眼里它们有可能分别是小黄、大黄、大黄、大黄、哈士奇、狼狗和狼狗。

图 | 图虫创意

金毛和拉布拉多,的确不是同一种狗呀

就拿拉布拉多和金毛这两种狗来说,看上去的确就是两条大黄狗呀:身体又壮又敦实耷拉耳朵、长鼻子、长尾巴以及还算修长的腿……拉布拉多无非是剃了个圆寸而已。但其实真正的差别还不止这些。

两种狗子其实都起源于十九世纪左右人们对于狩猎的需求。根据目前资料来看,拉布拉多最可能的起源是已经绝迹的纽芬兰圣约翰水猎犬,圣约翰犬是渔民的好帮手,会跟着他们一起出海,帮忙回收鱼线或者渔网。到了十九世纪末,人们将一些圣约翰犬训练为贵族狩猎用的寻回犬,并把其中一些美丽俊俏(?)的起名叫“拉布拉多”。

黑色血统拉布拉多的祖先 | Buccleuch Avon

然而在大约同一时期的苏格兰地区,由于那里的人们也流行狩猎野禽的运动,人们需要一种能够同时胜任水中及陆地巡回工作的狗子。于是有人尝试用寻回犬与圣约翰水猎犬杂交,此种方式繁育出的犬便是金毛犬的原型。

所以其实从某种程度来讲,拉布拉多可以算是金毛的祖先。根据发表在cell上的一篇研究显示,在20年的时间里,一组研究人员从161种不同的犬种中收集了遗传样本,然后在他们的基因组中的150000个遗传位点进行了比较,发现了拉布拉多和金毛古老的血缘交集。[1]

金毛(Golden Retriever)和拉布拉多(Labrador Retriever)在系谱树上靠的非常近 | Parker, H. G, et, al.[1]

但即使同源并不代表他们外形、习性等特征也完全一样。金毛如其名,当然毛色一定是金色或是奶黄色的;拉布拉多有黄色、棕色或者黑色三种,在这些基本色内还有各种各样的深浅和色调,从狐狸红乃至柠檬黄都有可能,所以颜色不能说明一切。

所以两者在外形上的区别还是主要在于毛发。金毛有着一身飘逸的、厚厚的长发甚至“大波浪”,而拉布拉多毛发短而硬,外层直而且密集,往往和皮肤比较贴合。不过由于有的主人嫌金毛夏天太热于是剃掉一些(极不建议这样做!),所以这也进一步造成了许多人对于两种狗的混淆。

猜猜看,我是谁?| 图虫创意

虽然毛发的特征差距很大,但由于继承了水猎犬的基因,金毛和拉布拉多的毛皮都是为了游泳防水而生的。金毛的飘逸蓬松的被毛下面藏着一层浓密的底毛,这样让金毛在能够抵御寒冷的同时高效地放水;而同样是双层毛,拉布拉多的被毛就短了太多,所以在同样防水的情况下,拉布拉多还需要囤上一身“肥膘”来帮助自己在冷水中保暖。这也分别为它俩带来了一些麻烦。

那些来自天生丽质和天生强壮的烦恼

不知道正在看这篇文章的果壳er有没有被毛发多而困扰过,反正金毛很困扰。长发往往伴随的是寄生虫、细菌和未完全蒸发的汗液,累积在毛发间随时随地伺机感染金毛的皮肤,Glickman曾在20年前对1444 条金毛犬进行了研究,发现二分之一的金毛在一生中都可能有染上皮肤疾病或者被毛疾病的风险,其中湿疹感染的风险超过三分之一。[2]而2017年的研究表明,金毛的皮肤和毛发疾病风险依然存在。[3]

拉布拉多虽然不受长发的影响,但为了御寒而囤膘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不论是金毛还是拉布拉多,目前作为宠物在家往往都是被精心照料的,温饱都不差,拉布拉多按理说也不再需要再囤积那么多过冬的脂肪。但从生理上他们依然会食欲旺盛,容易肥胖,一不小心就容易变成“扌立 布 扌立 多”。[4]

图 | 图虫创意

皮肤的问题还是要靠巩固皮肤来解决。和人一样,狗的皮肤也是由紧密的细胞组成的,就像城墙上的砖一样紧密的排列在一起,然而再紧密的结构也会有缝隙。而起到“填补缝隙”作用、保证皮肤完整性的物质叫做神经酰胺。神经酰胺的合成量低会直接导致皮肤干燥,皮肤处于无法抵御刺激的敏感状态。[5]

不过刺激神经酰胺合成的物质也可以从某些日常的狗粮中获取,比如皇家在为金毛设计的品种粮中添加了皮肤屏障复合物,包含泛酸、烟酸、胆碱、组氨酸等成分,能协同降低神经酰胺流失程度。[6]同时添加维生素A和H可以调节表皮细胞的生长和皮脂的产生,减少皮肤干燥,有助抑制皮屑,帮助减少皮脂溢的发生。还有EPA&DHA,对于狗来说,能有助于减少皮肤炎症。[6]以上虽然看上去添加成分非常多,但对于金毛来说,这么多物质维护一身皮毛是值得的。

不同皮肤状态下的神经酰胺含量对比 | organic-label.co.uk

不过像毛短的拉布拉多的食物中就不太需要这些物质。除了基础维护皮毛健康的成分以外,皇家专为拉布拉多设计的品种粮在为减小它们食量这一点上做了一点非常有趣的小手脚。皇家的拉布拉多品种粮除了本身在脂肪含量上就进行了削减,形状上还被设计成了专属空心桶大颗粒。因为中空设计让狗粮变大,也能让狗子多嚼两口,拖延到饱腹的信号慢慢上来了,狗粮可能也吃不下了。为此,皇家先前做过试验,发现这样的大颗粒帮助减缓了拉布拉多进食速度,将用餐时间提高了80%。所以我决定了,以后的晚饭换成泡芙?(喂!)

不过虽然是针对不同品种的狗粮,在一些方面也有着共同的目的,比如金毛和拉布拉多的消化系统都比较敏感。优质蛋白的消化率普遍较高,皇家金毛粮和拉布拉多粮中都使用了L.I.P.,中文名是高易消化蛋白(Low Indigestible Protein),消化率能达90%以上,吸收更好也不容易造成拉稀。[7]

不止金毛和拉布拉多,其实大家都有姓名

皇家品牌是一个源自法国的、兽医创立的品牌,至今已经有50多年经验累积,当然对于毛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除了金毛和拉布拉多的品种粮以外,法斗、柴犬、贵宾、比熊等等等等都有自己专属的品种粮,要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家狗子的专属粮可以参考皇家的官网或者是各大电商。

这样的品种粮,除了根据不同品种狗狗的不同营养需求来定制专属品种粮以外,像拉布拉多粮的“空心桶”设计和法斗粮的“防滚动月牙形设计”一样,皇家在狗粮的物理性状上也为独一无二的狗子们考虑的非常周到。每一种品种粮也是根据该品种犬猫的咬合力定制的,因为太硬可能导致咬不动,而太软则会让食物残留在牙缝中,滋生细菌。所以我们并不太建议频繁为狗子自制“爱心鲜肉餐”, 如果是正规的狗粮,狗子吃一辈子都是可以的 。

马上世界杯犬赛(FCI)也要开始了,皇家也是这一届FCI的官方冠名合作商,在线下的比赛展开之余,皇家也“开张”了一个 【皇家杯爱犬加冕挑战赛】 小程序,可以帮你更加了解不同品种狗的知识(亲测捡屎半年多的我正确率仅刚刚过半Orz),最后还能解锁【狗狗非凡健康秘籍】,有机会赢一季度宠粮!捡屎官们,来为狗子们试一试吧~

参考文献

[1] Parker, H. G., Dreger, D. L., Rimbault, M., Davis, B. W., Mullen, A. B., Carpintero-Ramirez, G., & Ostrander, E. A. (2017). Genomic analyses reveal the influence of geographic origin, migration, and hybridization on modern dog breed development. Cell reports, 19(4), 697-708.

[2] Glickman, L., Glickman, N., & Thorpe, R. (1999). The Golden Retriever Club of America National Health Survey 1998-1999. The Golden Retriever Club of America National Health Survey.

[3] Barnard, N. (2017, April). The role of nutrition in dermatology. In BSAVA Congress Proceedings 2017 (pp. 273-273). BSAVA Library.

[4] Gossellin, J., Peachey, S., Sherington, J., Rowan, T. G., & Sunderland, S. J. (2007). Evaluation of dirlotapide for sustained weight loss in overweight Labrador retrievers. Journal of veterinary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 30, 55-65.

[5] Jung, J. Y., Nam, E. H., Park, S. H., Han, S. H., & Hwang, C. Y. (2013). Clinical use of a ceramide-based moisturizer for treating dogs with atopic dermatitis. Journal of veterinary science, 14(2), 199-205.

[6] Watson, A. L., Fray, T. R., Bailey, J., Baker, C. B., Beyer, S. A., & Markwell, P. J. (2006). Dietary constituents are able to play a beneficial role in canine epidermal barrier function. Experimental dermatology, 15(1), 74-81.

[7] Devi, S., Varkey, A., Sheshshayee, M. S., Preston, T., & Kurpad, A. V. (2018). Measurement of protein digestibility in humans by a dual-tracer method.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107(6), 984-99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