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过后脑勺,这个头颅主人就是欧亚大陆最古老的智人!

|· 本文来自“我是科学家”·|

在古希腊神话中,世界各族人民的祖先是两个希腊人。他俩历经大洪水而幸存,之后用石头创造出了芸芸众生。

神话传说当然不可信,但是无巧不成书,最近,科学家们还真就在希腊一处洞穴遗址里发现了两例古人类颅骨化石。最新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两位古人类的生存年代在距今21万~17万年前,是亚欧大陆上最古老的智人!就在今天,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了《自然》(Nature)杂志[1]

本次研究的古人类化石出土于Apidima洞穴,位于希腊南部玛尼(Mani)半岛 |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 Fut.Perf

重修人类家谱:智人到底有多古老?

悠久的历史,是人类引以为傲的资本。但是与大自然相比,人的历史只算是白驹过隙的一瞬间而已。科学家们认为,我们这群智人是一个很晚才诞生的物种。很长一段时间里,地球最古老的智人化石记录也只有19.5万年的历史,这还是在被称为“人类摇篮”的非洲。而在古人类的“新居”亚欧大陆,最早的智人出现记录只有10万年左右的历史。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2017年,当时,科学家们宣称他们在北非摩洛哥找到了30万年前的智人化石。这意味着,智人出现的时间比我们预想中要早得多。既然如此,智人走出非洲,进入欧亚大陆的时间是不是也比预想中更早一些呢?

要想证明这个猜想,我们需要在欧亚两大洲找到年代更早的古人类化石。可是面对这茫茫大地,我们该上哪儿去“大海捞针”?

俗话说得好: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古人类在翻越山和大海的时候,肯定会经过一些关键的交通要道,这些地方很可能存留有古人类的活动遗迹乃至遗骸。位于东南欧的希腊,就是这么个要害之处。

以希腊为代表的巴尔干地区被誉为“世界的十字路口”,它是欧亚非三大洲的交汇之处,也极有可能是智人扩散进入欧洲的必经之路。更重要的是,希腊地区以前就曾发现过一些古人类化石,而且有一些的鉴定信息很模糊。在他们之中,是否就有我们想找的古老智人呢?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啥时候来了群原始人?

科学家想到了阿匹迪马(Apidima)洞穴中的两个颅骨化石。这两例化石最初发现于1970年代,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其种属信息和年代信息都不明晰。因此,图宾根大学和雅典国立大学等机构的研究者希望对其进行新一轮的检验。

化石发现地玛尼(Mani)半岛是希腊著名的旅游胜地 |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 Rene Konijnenberg

研究者剥取了颅骨化石上黏连的沉积物,对其进行铀系测年。这种测年方法可以根据沉积物内部铀系放射性元素的衰变情况,来推测物体在地下被埋藏的时间。结果显示,阿匹迪马洞穴的1号颅骨埋藏年代在距今约21万年前,而2号头骨则是在17万年前。

阿匹迪马洞穴中出土的两例颅骨化石 |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这个年代确实非常古老,但数据本身并不算稀奇。因为在那个年代,欧洲地区已经有不少古人类了,只不过他们并非智人。那么,阿匹迪马洞穴的这两例颅骨是属于智人,还是其他古人类呢?

计算机复原后的颅骨化石 |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其实,2号颅骨的归属问题已经有持续多年的争议。之前有专家认为他是一种比智人更加古老的直立人,另外也有学者将他视为尼安德特人。而本次研究的学者们也认为,2号头骨长着一张尼安德特人的脸,它并不是我们现在智人的直系祖先。

相比之下,1号头骨的保存情况差得多,大部分面部骨骼都不翼而飞。连脸都看不着,科学家们还能鉴定他是什么物种吗?

当然能!不过,不让看脸,科学家们还可以看后脑勺呀!

智人与尼安德特人颅骨形态对比。左为智人,右为尼人 |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 hairymuseummatt

原来,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之间有个非常关键的差异:他们的后脑勺长得不一样:尼安德特人的脑颅性状很特殊,有个向后突出的发髻状隆起,而且轮廓从后面来看更圆。然而,阿匹迪马洞穴的1号头颅后脑勺形态与之完全不同。不仅如此,1号颅骨的各项形态测量指标都说明:这例标本与尼安德特人并不相似,而应该归属于我们智人家族!

换句话说,阿匹迪马洞穴1号颅骨代表了一群生活在欧洲的智人,他们的生存年代距今约有21万年。这不仅意味着它是欧亚大陆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智人化石,也意味着智人进入欧亚的时间比我们预想中更早。

不过,这一批智人后来的命运就不得而知了。他们的后代可能遍布了欧洲,也可能逐渐灭绝了。而在此后的二十多万年里,希腊这块宝地仍然扮演着十字路口的角色。来自各方的人群、技术、思想在此交汇,最终成就了人类文明中那些最灿烂的篇章。(编辑:Yuki)

参考文献:

  1. Katerina Harvati et al. Apidima Cave fossils provide earliestevidence of Homo sapiens in Eurasia [J]. Nature, 2019.
  2. Erik Trinkaus. Modern Human versus Neandertal Evolutionary Distinctiveness [J]. Current Anthropology, 2006.

作者名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